傳媒精英對話傳媒學子

本刊訊2010年7月19日~25日,中國傳媒領袖遠東大講堂在上海交通大學舉辦。此次活動由上海交通大學遠東書院主辦,上海交通大學傳媒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聯合主辦,傳媒雜志社、人民網傳媒頻道、搜狐傳媒、上海交通大學圖書館協辦。 據本次活動的總策劃、上海交通大學人文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刊訊2010年7月19日~25日,中國傳媒領袖遠東大講堂在上海交通大學舉辦。此次活動由上海交通大學遠東書院主辦,上海交通大學傳媒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聯合主辦,傳媒雜志社、人民網傳媒頻道、搜狐傳媒、上海交通大學圖書館協辦。


  據本次活動的總策劃、上海交通大學人文藝術研究院副院長、遠東書院院長謝耘耕教授介紹,當前國內傳媒新聞學院900多所,新聞專業學生達15萬,畢業找不到工作已經成為普遍現象。看似飽和的新聞媒體卻也自有苦衷,很多傳媒老總都發出了“一將難求”的感嘆。當前傳媒產業發展的矛盾在于,新聞學校的教育脫離實際,傳媒行業的實際需要無法與學校人才培養和學生自我培養對接。上海交大舉辦“遠東大講堂”,就是希望探索新聞教育模式的改革,在學界和業界之間搭建一個溝通平臺,為培養未來的傳媒精英做出貢獻。


  活動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高等院校,例如北京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大學、中國傳媒大學等高校的在校學生以及媒體從業者200多人。在歷時7天時間里,這些新聞學子與19位來自各媒體的一線資深傳媒領袖、專家學者交流互動,共同探討了諸如媒體發展、傳媒專業素養等議題。


  編者按:人才是事業發展的最終動力,新聞行業更是如此,進入新媒體時代,新舊媒體如何融合,如何打造新一代的媒體人日益引起傳媒業界的熱議。在本屆遠東大講堂上,多位業界精英就新聞從業者的素養、新舊媒體共融等話題發表了演講


  上海交通大學遠東大講堂


  嘉賓演講摘要


  話題一:傳媒從業者應具備的專業精神以及


  新傳媒人應掌握的基本技能


  徐炯:“智慧立報”與報紙重生


  在報紙面臨多媒體時代挑戰的情況下,報業的發展面臨非常大的困境,報紙報道發生性新聞的功能已被電視、網絡奪走,報紙已不是獲取新聞的首選媒體。因此,為了改變這種現狀,辦報者應該“智慧立報”,辦報應該敢于質疑約定俗成的說法和通行的新聞理念,拓展對報紙功能的理解。真正一張好的報紙應該不僅是新聞紙,也是文化紙、服務紙、生活紙。


  “智慧立報”即是不僅要為讀者提供信息,也要提供知識和智慧。因此,這就需要建設一支專家型記者隊伍,建立專家后援,對新聞進行更細、更深、有獨特視角的解讀,在各類報紙新聞解讀叢生、“偽解讀”泛濫的今天走出自己的姿態。


  傳統媒體發展到現在,新舊媒體之爭不絕于耳,但報紙最終是否會被新媒體所取代并不是重點。因為不論從技術還是經濟角度看,報紙最終會被新技術形式的媒體所取代。重要的是能否將報紙優良的“新聞基因”傳承下去,而新聞基因的傳承不是靠報紙而是靠人才。因此,優秀的記者團隊的培養尤為重要。這樣才能夠將傳統報紙中平衡的觀點、嚴謹的態度、優雅的表達等優秀新聞傳統永遠保存下去。


  郭曼:反思企業制度的重要性


  反思航美的發展進程,建立一個健全的企業制度非常重要。首先,良好的激勵機制是前提。如何將一個企業變成一個利益共同體,讓每個人都有動力和想法為企業創造價值,這是企業制度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其次,合理的企業決策機制至關重要,企業決策不能靠一人拍腦袋,而應當有一個廣泛的決策委員會,尤其是在重大決策上需要大家各抒己見、集思廣益,并且經過充分地論證。例如,航美在金融危機到來時所做的決策,就是根據企業一貫的發展戰略決定的,缺乏充分的論證。


  此外,在企業的初級發展階段,需要給大家一個夢想,讓大家團結起來做一些事情;但是到了企業發展的中期階段,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激勵機制,讓每個人都有積極性和動力把自己分內的事情做好;再到企業發展的最高階段,則需要打造一種健康的、向上的、能夠團結所有人在一起的企業文化


  同時,當企業平臺越強大的時候,個人能力相對于企業是下降的。以航美的發展史來講,最初個人能力對于航美的發展有很大幫助,后來整個平臺的影響力對航美的幫助逐漸增加,同時個人能力的影響隨之下降,而且這樣的平臺會吸引更多優秀的人才加盟,這樣一來,個人的能力就不能制約企業的發展。


  陳保平:新媒體人應勇于承擔社會轉型期責任


  新媒體人就是處于新媒體生態環境下、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勇于接受挑戰、自覺轉變觀念的媒體人。作為一名報人,在新媒體環境下,探討新媒體人尤為重要。新媒體人不單單指從事互聯網、手機報等新媒體工作或只會用全媒體的人,而應當充分利用自身的職業技能使傳統媒體和新媒體加以融合。


  作為新媒體人,自覺意識到三個方面非常重要:互聯網背景,即應當運用全球化與本土化的雙重視角,通過全面獲得全國、全球的信息來定位報紙想要獲得的信息,并且從觀念和信息整合上改變采編方式,做出電視媒體和網絡媒體所不可取代的報紙新聞;市場經濟環境,作為新媒體人,不能不考慮礦難、食品安全、學術腐敗等市場經濟帶來的負面效應,因此需要在市場經濟環境下形成新的市場意識、價值觀、道德觀;承擔社會轉型責任,新媒體人要以考慮國家利益、社會穩定與信息安全為前提,兼顧媒體“采集力+傳播力=影響力”的法則。


  具體到新媒體人的基本功和獨門功夫,首先要傳承老一代報人愛國、民本、新聞立報、堅持客觀、公正立場的優良品質,兼具勇氣、智慧和正義感;在新聞事務上,深入到現場采訪,還應具有較強的文字表達能力,熟悉簡明扼要文風,用文字傳遞最大的信息量。


  何建華:傳播變局與媒體發展


  縱觀現在媒體市場格局,新媒體正在快速崛起。與傳統媒體相比,互聯網具有雙向互動的特點,受眾不但能夠從互聯網上獲取信息,還能夠自己制作信息內容上傳互聯網,與互聯網的其他用戶一起分享。因此,新一代傳媒人比老一代傳媒人的生活更難,因為時代對他們的要求更高,他們不但要面對同行業者的競爭,還要面對用戶自己制造內容這一新狀況的競爭,新傳媒人需要更加注重素質的培育與儲備。


  目前,社會大眾對電視文化認同存在差異,而電視傳媒人應以主流文化,即積極健康向上的視角,解讀社會的思想內涵,體現主流價值核心。記者要增強搜集、提供、傳播和強化有價值信息等專業能力,通過閱讀及實踐經驗,朝跨媒體、全能型媒體人才努力,要掌握新的傳播技術手段,不能成為單一產品的制造者。在新媒體的發展趨勢下,新一代媒體人應當具備良心良知的職業精神、主流健康的文化品位、訓練有素的專業水準、精神制造的創意能力和特色鮮明的個人魅力。


  同時,媒體發展的道路在傳播變局的情況下尤為重要,媒體發展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著手:內容生產流程的全媒體化、高新技術改變傳媒運行方式、內容為王與渠道為王并舉發展。但對于媒體產業的發展趨勢而言,最重要的是,媒體產業應該堅持分類改革的原則,實現政府職能的根本轉變,實施走出去戰略,以精品構筑優勢,以品牌彰顯特色。


  話題二: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共生關系探討


  陸小華:對當前所處時代的五個判斷


  首先,這是一個新博弈時代,國家間博弈呈現了新特點和新模式,博弈的重點集中于國際規則的制定、國家形象、世界事務中的觀點、關于人類未來的理念等方面,而貿易成為外交手段與安全重點,發展環境成為施加影響的目的,發展機會成為爭取認同的手段,話語能力成為國家實力的體現。其次,這是一個新融合時代,隨著全球合作從經濟領域進入到更多的領域,全球融合也進入到一個新階段――融合體現在政治、經濟、法律領域,更體現在信息產業與傳媒領域。傳媒領域的媒介融合、視覺傳播、即時共享已成為影響傳媒競爭格局的新關鍵因素。第三,這是一個新傳播時代,傳播模式正在發生核心性變化,是推動新的傳媒形態、終端工具、傳播方法、競爭格局變化的基礎性力量。這些核心性變化至少包括移動需求正成長為第一需求、提供選擇結果成為第一選擇、提供內容并提供體驗正成為主流、解釋競爭權成為競爭焦點等等。第四,這也是一個全媒體時代,全媒體包括所有的終端載體、內容形態、傳輸渠道、溝通方式、獲得方式,并且全媒體發展有兩種方式――擴張式和融合式。第五,這是一個解釋權競爭的時代。由于傳統的所有界限正在弱化,各種力量將在新融合時代、新傳播時代、新競爭格局中確立自己的位置和影響范圍,所以競爭將在多個層面激烈地進行,軟硬實力之爭、國家形象之爭、影響能力之爭成為國家間資源投入的重點。


  高韻斐:媒體融合與內容制勝


  新媒體對傳統媒體的巨大沖擊,不僅體現在話語權上,還體現在影響力上,傳統媒體的生存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但盡管面臨挑戰,傳統媒體在新媒體環境下的發展也充滿著機遇――傳統媒體塑造品牌和公信力的優勢是新媒體所不具備的;另外,傳統媒體的優勢在于做內容,盡管通過互聯網賣內容比賣產品要困難,但是在版權環境好轉,產品競爭力強的情況下,用戶會慢慢從口袋里掏錢,因此傳統媒體應該提前做好內容準備,并積極謀求與新媒體的融合。


  王茂亮:三網融合時代,內容仍是媒體核心競爭力


  三網融合打開行業壁壘,廣電傳媒將在技術、資金、內容和市場等方面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洗禮,傳媒格局將發生巨大的變革。從資金實力、技術優勢與客戶資源看,電信行業比廣電系統實力更強。但廣電有核心競爭力,即“內容”。三網融合時代,渠道壟斷被打破,內容成為媒體最核心、最根本的競爭力,內容為王的新時代到來了。


  另外,隨著數字技術、網絡技術的發展,廣電行業線性的、單向的傳統電視媒體即將終結,雙向的、互動的、時移的新媒體視頻成為廣電傳媒在新形勢下的戰略選擇。


  周志懿:數字化背景下中國報業的出路


  目前中國報紙存在幾個方面的問題:報紙受眾結構改變、互聯網的普及改變了原本的傳媒結構、體制機制的約束、對于報業認識的不足等等。對于報業的未來,一是必定會向多種媒體介質并存的方向轉變;二是必然會從原來泛大眾媒體向分類精準性媒體組合轉變,生產針對不同用戶需求的內容;三是站在受者角度思考問題,將讀者的評判標準和媒體責任感置于同等重要位置;四是把報紙產品向報紙平臺轉型,進行資源延伸,將企業和受眾的需求結合起來;五是報業發展為完全的企業化管理,增強辦報動力。


  報業擁有無與倫比的豐富資源和政治優勢,在數字化背景下,報業要跳出介質概念的束縛,從體制機制、資本運作、多元發展、內容形式、隊伍建設等各個方面超越傳統,盡快建立自己的市場主體,盡快布局自己的傳播體系和戰略渠道,強化品牌戰略,加強品牌建設,與時俱進,打造全新的報業形態。同時,報紙的消亡僅是介質的消失,若將發展重點投入報道的精益求精中,那這種新“報紙”就將永遠存活下去。


  楊暉:如何成為TV2.0時代的領跑者


  互聯網經歷了從web1.0到web2.0時代的轉變,web2.0代表的是互動、個性和即時。在web2.0時代,觀眾受了互聯網的熏陶,不會愿意去做簡單的沙發土豆,若電視不能夠迎頭趕上,觀眾永遠只是一個被動的角色。TV2.0最初只是一個技術概念,比如數字電視、高清電視等,現在TV2.0的概念已得到廣泛的延伸,最重要的就是要讓電視還原到真正以受眾為中心,創造出由內而外,以全身心互動參與為特色的全新電視體驗。通過帶給受眾個性、互動、即時的體驗,讓電視擁有互聯網傳播特征,這才是TV2.0的本質內涵。


  如今,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媒介融合時代,傳統媒體要求得生存和發展,必須將新媒體的理念與之融合。將新媒體的特點應用到電視節目的制作中去,即讓電視還原到真正以受眾為中心,才能讓電視在網絡時代求得新的生存和發展,才能成為TV2.0時代的領跑者。


  當下,三網融合已成為未來趨勢,它給電視帶來的不是毀滅,而是新的刺激、新的激情。從三網的博弈到三網的融合,這種融合不僅體現在題材上的融合,隨著多媒體內容消費成為可能,我們可以將新媒體的特點應用到電視節目的制作中去,核心問題依舊是要讓電視還原到真正以受眾為中心。而要成為TV2.0時代的領跑者還要在經營管理層面上進行創新,最重要的四種管理是受眾管理、題材管理、資源管理和文化管理。


  于威:網絡媒體的“速度”與責任


  進入信息時代,網絡已經徹底改變了整個社會,它不僅改變了社會大眾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改變了人們的思維方式和收集、接受信息的方式。


  在網絡時代,受眾越來越追求“快”,在不斷催生互聯網絡迅速發展的同時,由于網絡需要迅速反應,而且信息更新周期短,使得網絡編輯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全方面審慎思考,大量的信息被迅速地發布,又被迅速地淹沒,在魚龍混雜的信息海洋中,網絡媒體的公信力和權威性受到質疑。


  與此同時,在網絡媒體上,傳統的話語權發生了很大變化,網絡讓話語權實現了新的讓渡,改變了過去單一的話語渠道。網絡信息的海量與碎片化,讓人們不得不習慣于通過獲取“關鍵詞”來實現快速瀏覽。但是,盡管“關鍵詞”大大增加了網絡的信息量,提升了閱讀速度,卻降低了人們的專注能力。


  發展到現在,網絡已經成為了一個龐大的“信息超市”,對內容的不加篩選和甄別,是這個信息超市目前存在的管理弊端。然而,超市應該提供讓人放心的產品,盡管我們的產品可能千奇百怪,多種多樣,但是我們要對自己的產品負責。速度并不能成為網絡媒體規避社會責任的借口,網絡媒體仍然需要做負責任的媒體,對自己的產品負責、對大眾負責、對社會負責。唯有如此,在現今媒體發展的良好背景之下,網絡媒體才能兼具信息超市與社會公器兩大作用。


  秦朔:中國財經媒體的發展流變與未來


  改革開放30年以來,中國經濟類媒體的發展過程大致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20世紀80年代,市場經濟為主導的體制改革緩慢推行,經濟報道服務于整個中國國家工作重心的轉變,提供指導性報道。


  90年代后期進入“花開兩朵”的第二階段,財經媒體的方向一種是以企業市場化開拓為內容,另一種則是隨著兩大證券交易所的成立而興起的證券類報紙。


  進入新世紀,中國入世的大背景不僅僅促進了市場經濟的全球化,也推進了中國財經媒體進入發展的第三個階段,此時我國出現了一批至今仍非常有影響的財經類的媒體,如《21世紀經濟報道》、《經濟觀察報》、《第一財經日報》等。不僅如此,還有一部分財經類網站出現和發展,如和訊、東方財富網、新浪財經和搜狐財經頻道等等,這構成了最近十年主導性的格局。


  在當前的第四階段,財經類媒體不僅要做媒體,還要走全媒體、多媒體的路。并且向金融信息服務領域探索。對此,提高自身素質,增強技術、發現能力和管理能力是重點。


  進入新媒體時代,中國財經類媒體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壓力,首先是“競爭的地雷陣”,全中國有實力的媒體集團都用或深或淺的方式進軍了財經類的媒體,比如中央電視臺、南方報業傳媒集團、《人民日報》,還有國外的傳媒如福布斯、《財富》雜志。每個參與者勢力都很強,競爭非常殘酷;其次是“技術的深水區”,即傳統媒體所面臨的新技術挑戰,它究竟該何去何從?第三是服務領域民營化,出現了很多民營參與者。


  然而面對激烈的競爭,唯有快速發展才能在激烈競爭的財經媒體中獲得一席之地。首先,要做大做強,增強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更好地得到消費者的理解;其次是轉向新媒體或者是數字媒體,這條道路符合目前媒體發展的大趨勢;第三是注重“去媒體化”,媒體不能只做媒體,不能僅僅是寄托于媒體業務的品牌或者平臺,它應當真正進入金融信息的服務業里去。


  卜宇:區域性主流媒體的問題與調整


  我國主流媒體的問題主要體現在長時期內只講宣傳邏輯,忽視傳媒規律,缺乏受眾意識。隨著各類媒體的不斷發展壯大,特別是在目前新的媒體環境下,主流媒體的傳播有效性大為減弱,呈現邊緣化的趨勢。因此,對于區域性主流媒體而言,最重要的是強化受眾意識,以受眾需求為出發點,而不是自說自話,辦一個自以為受眾應該接受的媒體。


  具體而言,對于報紙特別是區域性黨報的內容而言,應該為公眾提供真實的報道,做不帶偏見的公正報道,要對社會公眾負責,持有并倡導社會關愛,增進社會光明與美好,對受眾用戶保持誠實。


  對報紙等主流媒體的社會職責來講,則應該提供對民眾有價值的權威報道,以創新思維策劃熱門話題,用喜聞樂見的形式解讀政策,用主流聲音主導輿論。唯有如此,區域性主流媒體才能在激烈的報業競爭中獲得長久的生命力。


  劉康:從世博看外宣新思維


  整體上看來,西方媒體對中國世博會的關注程度相對中國媒體較低,但還是比較關心,外媒對中國世博會的觀點和態度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外媒認為中國是在自我展示、自我營銷;第二個階段是開幕之后,外媒對世博不再關心;第三個階段出現在5月底,認為上海世博的聚焦是在世界各國身上,而不是中國身上。最近一段時間,西方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金融時報》、《洛杉磯時報》等出現了許多言論,認為“世博這場競賽,最后的輸贏不是靠拿著秒表的裁判,也不是靠各種專家,而是靠7000萬來觀世博的中國人”,“如果說北京奧運是中國向世界展示中國,世博則是世界向中國展示世界”等等。《洛杉磯時報》7月16日的時評很憤怒地譴責“美國在上海世博栽了”。


  由此,外宣需要有一個新思維――我們要掌握話語權。目前,“外宣”已經由“中國的外宣”轉變為“對中國的外宣”。世界各國紛紛要利用世博來向中國人做宣傳。以前我們是想盡辦法告訴世界中國是怎樣的一個國家,現在我們要引導外國人,讓他們告訴我們他們是怎樣,就像中國由臺上的表演者轉變為觀眾、法官、裁判。這種主動的立場蘊含的觀者和展者、主體和客體的轉變,在更高的層面上講,是一個如何重新界定中國立場、中國位置的問題。


  李本乾:跨文化傳播視野中國家形象如何建構


  從新中國成立之前開始,中國形象經歷了四個階段的演變,從最初的東亞病夫,到改革開放前夕的人權批評,到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威脅,一直到近期哥本哈根會議之后的中國傲慢。西方媒體在每個階段對中國的報道,不是對中國的貶低,就是過度的極端評價,西方發達國家媒體議程與發展中國家的社會現實會存在著嚴重的反差。


  而中國的媒體與西方媒體相比,則多以正面引導為主,所以在國外我們媒體的公信力是受到質疑的。那么如何彌補中西方文化之間存在的差異和沖突,如何通過文化管理讓差異的雙方都能接受,基于共同利益的國家形象傳播模式是解決的重要途徑。具體而言,對于中外文化之間的差異,首先應該建立中外之間的共同利益。如果兩者很難尋求到共同利益,在沖突較大的問題上,至少應該找到一個雙方的利益中立點,然后向著利益最大化的方向進行發展和引導,這樣更容易謀求兩者的合作與共贏。同時,按照階梯規則,(即在議程設置過程中,跟個人越接近的議題傳播效果就更好,跟個人越遠問題的效果就越差)在跨文化傳播的過程中,不斷提高跟東道國的文化的關聯性是提高我們媒體傳播效果的關鍵。


  滕俊杰:世博開幕式創新的文化思考


  內心的真正創意是文化儲備和靈動的思維相結合的產物,只有多看、多聽、多學、多讀書,才能從文化積累中衍生創意想象,從文化情懷中凸現創意亮點。究竟如何才能有所創新,我將以世博開幕式為例進行闡述。首先,對于世博會開幕式,必須有一個清醒的認知,雖然壓力巨大,但世博開幕式是一種崇高的榮譽,一項天大的責任。其次,確定世博開幕式創意的四個關鍵詞:當代、品質、創意、情感。“當代”即上海世博會一定要讓世人感受到科技與藝術的完美融合,生態與環保的科技理念始終貫穿其中;品質即必須將每個節目當藝術品來排練;而“創意”則是世博會開幕式的根本前提,開幕式的所有內容必須來自于原創;而更重要的是,在任何創意的過程中,對情感的關注必須超越匆匆步履。


  張勇:外宣需回歸新聞本質


  外宣是需要回歸新聞本質的,要想在國際上成為擁有話語權的媒體,讓中國不再成為“被剝奪話語權的主角”,就要不回避敏感問題,盡量做到客觀、公正;提倡講真話、講實話;強調新聞報道的批判性和平衡性。當你成為受人尊重的媒體時,別人才愿意受你的影響。


  西方媒體在中國媒體面前有絕對的優越感,這種優越感來源于他們所謂的“新聞自由”。這種“自由”其實也不是絕對的自由,是以不碰觸國家利益為底線的。照抄、照搬西方媒體的做法都是懶惰的行為,媒體應該保持批判精神,其出發點應是保證國家更好地運行。中國媒體人應該“做時代進步的推動者,而不是憤世嫉俗的冷嘲熱諷者”。


  謝耘耕:新媒體時代的危機傳播策略


  隨著新媒體的發展,傳統主流媒介不再是危機事件報道的唯一主角。新媒體日益成為突發事件信息滋生、傳遞、擴散的基本環境,甚至是形成、引發、推動公共事件發展的關鍵力量。


  目前國內一些公共事件解決過程中,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議程設置”模式,即網絡(BBS、博客、播客或手機等)提出議題――媒介關注――全社會參與――政府行為的模式。在雙向互動的新媒體時代,政府和企業要對現代傳播方式有新的認識和有效的把握;并完善危機事件傳播管理體制與機制,掌握輿論主動權,促進危機事件的處理。


  所有的危機都是事實危機和價值危機的混合體,危機事件的處理在事實層面要尋找真相,在價值層面要重建信任。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在遭遇危機事件后,對輿論監督很抵觸。實際上,在官民之間、企業和消費者矛盾激烈的時候,他們之間的共同利益仍然存在,真正斷裂的是溝通。進入新媒體時代,隨著各種微博、手機等新媒體的發展,突發公共事件新聞傳播速度加快。實踐表明,社會上的突發事件一經發生,一般兩三個小時后就可在網上出現,6小時后就可被多家網站轉載,24小時后在網上的跟帖和討論就可達到高潮。政府和企業必須當機立斷,快速反應,果決行動,與媒體和公眾進行溝通。迅速控制事態,否則會擴大突發危機的范圍,甚至可能失去對全局的控制。


  徐浩然:品牌時代的企業品牌與個人品牌


  世界上有兩種商品,一種商品叫產品,一種商品叫品牌。所謂產品是可以被別人替代的,可以被別人模仿的,只能用最低的價格和別人競爭;所謂品牌是指獨特的、與眾不同的、高利價的、抗風險的、能夠持續增值的商品。具體說來,“品”字有三個“口”,第一個“口”是品質,第二個是品格,第三個則是品位。


  對于企業而言,品牌是品質的保證,一個優秀的品牌,蘊含著大量的信息,對消費者來說,就是這個品牌的物質載體是信得過的產品,能夠實現客戶的價值;而品格,體現了品牌意義的延伸,它不再是物質的代名詞,它上升到了人格的高度,它是一種讓人尊敬你的一種力量,體現了企業對社會的關懷、對社會的奉獻。它以實現客戶、社會價值為追求,從而體現自身的價值;而一個有品位的品牌,則能達到征服客戶、社會,從而獲得廣大消費者永遠的忠誠。


  同時,“個人品牌”的概念隨著社會生活的不斷發展,也逐漸被人們所關注。“個人品牌”是指以個人傳播為載體,具有鮮明的個性和情感特征,符合大眾的消費心理和需求,能被社會廣泛接受并長期認可,可以轉化為商業價值的一種社會資源。對于個人品牌來說,一個人最重要的檔案不是在人才交流中心,也不是在人力資源部,而是你的形象、素質和聲譽這些無形的資產,個人品牌就是一種廣告。而且個人品牌的生命周期比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的生命周期更長,更重要。


  不論是企業品牌還是個人品牌,打造品牌都需要“三心二意”的觀點,“三心”即責任心,進取心,持久心;“二意”,一個是創意,一個是誠意。本文來自《傳媒評論》雜志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xfcdqn.live/html/xinwen/20190609/8175573.html   

傳媒精英對話傳媒學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