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刷動”中國經濟

中國工商銀行宣布于2月22日起實施新的信用卡章程,只對未清償部分透支金額向持卡人征收利息,這也是國內銀行首次打破部分逾期全額罰息這一行業潛規則。 儲蓄利率降低、房貸利率優惠、信用卡全額罰息取消……接踵而來的動作,向我們透露了一個信號:國家在鼓勵貸款消費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中國工商銀行宣布于2月22日起實施新的信用卡章程,只對未清償部分透支金額向持卡人征收利息,這也是國內銀行首次打破部分逾期全額罰息這一行業潛規則。


  儲蓄利率降低、房貸利率優惠、信用卡全額罰息取消……接踵而來的動作,向我們透露了一個信號:國家在鼓勵貸款消費。這與米爾頓?科特勒在2008科特勒戰略營銷年會上拋出的觀點“建議中國通過消費者信用來促進消費增長”暗合。


  在美國,促進經濟增長的方式和舉措,無外乎兩大方面。一方面是凱恩斯主義,就是強調在需求方增大供應量,通常是政府財政政策主導下的基礎設施為代表的投資。第二個方法是里根主義,主要從供給這個角度來調整經濟的平衡,通過減稅來刺激大家的消費。兩種方法都從各自的角度促進經濟的發展。但是,這兩種方法到中國都面臨問題,中國的問題比較獨特。中國最大的挑戰在于,如何讓幾千年來形成儲蓄的文化變成投資和消費。于是米爾頓?科特勒博士建議了第三條路――通過擴張消費者信用來促進消費的增長,來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影響。


  中國人的儲蓄觀念讓凱恩斯主義和里根主義行不通


  有一個數據,中國居民基本上拿出40%以上的收入用于儲蓄。金融危機之后,更開始了全民節約,白領開始帶便當做午飯、夜店酒吧銷售額急劇降低、地產市場低迷,就連農村的老婆婆也開始叫嚷著“金融危機了,要存錢……”于是這次全球金融危機,對于本來就“杞人憂天、防患于未然”的中國居民而言,心理影響早就超越了物質生活上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國家希望能夠通過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和減稅兩方面行動來拉動內需。


  但是,基礎設施這樣的投資可以帶動相關的產業,并沒有直接專注到具有消費力的人群中。基礎設施的投資,直接獲得收入的是些低技術水平的工人們,他們通常拿到工資或者收入之后消費很少。這些基礎設施的投資可以不斷地累計成為國家資產,帶動一些相關的行業,但是它不是最優的驅動消費,不是推動國內經濟增長的力量。可以帶動GDP,但是帶不動消費,也就是說“叫好不叫座”。


  稅政策起的作用能夠直接增加居民的收入和現金持有量,但在金融危機期間,公司和個人會把更多的錢存起來,因為未來充滿不確定性,而不能夠刺激國內消費者支出和投資的增長。包括美國,也是如此,美國通過救市計劃把上千億的錢投入銀行,實際上很多銀行把這些錢都存起來了,所以在供給方面的產出,銀行方面就斷掉了,并沒有實現流動。


  為此,中國應該大力發展信用卡在零售、消費者消費中的應用份額。整個營銷的啟動與發展都是基于消費者信用為基礎。中國一直以來還是一個以現金為主的國家,這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反映了為什么中國的營銷相對不成熟。


  中國需要“消費光榮”文化


  到2007年為止中國已經發行了1億張信用卡,絕大多數的信用卡信用額度是在2萬元人民幣以下。而美國的消費者信用占到GDP的20%,美國整個零售的交易額有1/3是通過信用卡來實現的,德國的消費者信用占GDP的10%;即便像墨西哥這樣有1億多人口的國家,34%的人口都擁有信用卡。


  如果把中國13億人口和1億張信用卡對比一下,發現這個比例還是非常低的。那么中國在這個方面應該設置的比較合理的目標是什么?


  參照一下德國,德國的經濟結構也是以出口為主,大眾的習慣也是愛儲蓄。德國有8200萬人口,有2200萬張信用卡,差不多1/4的人口擁有信用卡。而現階段的中國離這個目標非常遠。如果參照德國的標準,從長期來看,中國合理的信用卡發行量應該在3.5億張。


  我們經常談創新,創新的確非常重要,但創新的角色在于它創造了非常有用的、令人非常渴望獲得的一種產品;我們也經常談到品牌,品牌的作用在于為我們創新類的產品帶來情感性的聯系,使消費者非常渴望獲得這種產品。但是只有當消費者有了消費能力或者消費信用之后,他才有可能購買這種產品。很多時候,如果沒有錢做品牌,那么創新就是沒用的;如果消費者沒有能力購買產品,那么品牌也是沒用的。而在西方絕大多數的奢侈品、科技品都是通過信用卡、花銀行的錢來購買的。


  讓我們仔細來看一看,通過消費者信用如何驅動中國國內經濟的發展。


  首先來比較一些數據,看一看三大經濟體之間的差別,中國40%的個人收入是用來儲蓄,零售在中國的GDP當中占到30%多一點。與中國這樣以生產和儲蓄為主的國家文化不一樣,美國已變化成了消費型社會,其儲蓄率接近于0,零售占整體GDP將近70%。英國的情況和美國非常接近,德國60%的GDP是來自于私人領域的支出,儲蓄率是10%左右,挪威、瑞典和德國的情況都非常類似。這10%比美國的0或者是1%還要好。


  鄧小平曾經說過“致富光榮。要吸引國外投資、發展國內的產業,帶動財富增長”。這個愿景指導中國30年的發展獲得了非常大的成功。現在我們需要一個新愿景――“消費光榮”。原因在于出口的減緩、出口的衰退并不是一個暫時的現象,它將是一個永久的事實,中國必須來創造國內的市場,經濟發展的契機在于要更多地消費,更多地購買國貨,才能真正拉動經濟的復興和發展。


  中國的銀行要通過“信用卡營銷”讓這種理財產品獲利


  消費者信用在中國持續的擴大也有問題,問題在于中國的銀行會非常地猶豫,這涉及到中國銀行體系傳統的贏利模式,他們還沒有學會如何利用消費者的信用、利用中間產品、利用銀行理財產品來獲利。


  從銀行贏利角度來說,額度越低的信用卡產生的利潤率越低。銀行獲得最大的收益在于每個月最低付款額度的客戶。所以,銀行的信用卡應該專注于那些愿意消費,愿意貸款消費,每個月最低額度還款的人,而不應該是那些以儲蓄為生活習慣的人身上,為此中國的信用卡受眾有兩個細分市場:


  一個是25歲以下的人群,這一人群在學校,或者剛剛參加工作。他們已經習慣于花父母的錢了,消費習慣已經養成了。父母存錢孩子花錢,年輕人已經有了非常好的消費習慣。所以,給這些年輕人信用卡更大的額度,讓他們不僅花父母的錢,還要有機會花銀行的錢。要相信這樣的年輕人,他們會更加努力工作來還銀行的錢,如果自己付不了錢,他們會找父母要錢。


  另外一個細分市場是25歲到50歲左右的人群,這些主要是由創業人員、白領、專業人士組成。這類人群,他們主要購買的行為和動機是追求社會地位,社會的認同,他們購買產品帶有非常多的社會印跡和情感價值。這類人經常購買的,是目前現金收入所不能夠負擔得起的,他們會稍稍地超越消費。所以,他們需要信用卡,需要消費者信用來證明和顯示他們的成就和成功,以及社會的認同。


  信用卡消費的價值訴求是什么?首先,我們要把消費者信用卡消費或用卡支出作為一種對個人、家庭和事業的未來投資的一種預支。另外,在一個“物質瘋狂的年代”,很多人對人生意義的追求往往是通過對物質的占有,我們的社會地位和成就感必須通過外在的物質性的東西來體現。


  一些年齡大的人或保守族會覺得信用卡消費不可接受。實際上是中國人長期所受的教育,強調儲蓄,強調投資辦廠,生產產品換取外匯。現在的中國正處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時代,需要用一個全新的角度來看待經濟如何增長,消費者信用曾經快速地驅動了美國經濟的發展,它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同樣是可以適用的,而且它可以彌補我們出口減少帶來的損失。


  當然,我們所說的“讓信用卡刷動中國經濟的發展”,并不是矯枉過正地強調消費、強調透支,那必將重蹈美國次貸危機的覆轍。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要通過對信用卡的發展,使儲蓄率降到合理的水平,使消費提升到合理的水平。不是說儲蓄不好,實際上儲蓄是信用卡、信用能夠擴張的一個精神和勇氣的支柱。只有當消費者有一定的儲蓄,他有信心還得起信用卡的時候,他才會不斷地開發信用卡,利用信用。本文來自《中國信用卡》雜志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xfcdqn.live/html/yanjiu/20190617/8177924.html   

信用卡“刷動”中國經濟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