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女性主義法學視角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研究

摘要: 一般來說, 男性在夫妻共同債務過程中充當舉債方角色, 然而女性通常充當非舉債方的角色, 所以, 在形成夫妻債務的過程中存在男女性別差異, 在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的構建過程中應該充分考慮性別因素。利用女性主義法學分析工具, 比如社會性別理論等, 對中國現行夫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一般來說, 男性在夫妻共同債務過程中充當舉債方角色, 然而女性通常充當非舉債方的角色, 所以, 在形成夫妻債務的過程中存在男女性別差異, 在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的構建過程中應該充分考慮性別因素。利用女性主義法學分析工具, 比如社會性別理論等, 對中國現行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推行論”進行剖析, 并且認為對于男女兩性的實質差異, 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推行論”并沒有考慮到這方面的問題, 對女性故意刁難或要求過高的義務, 是在男性文化基礎之上建立的法律規則。在目前的背景下, 提出了兩種不同的狀態, 以區分夫妻關系, 然而這兩種狀態便是和平狀態和對抗狀態。在和平狀態下應該將側重點放在保護債權人的利益上, 而相對的在對抗狀態下應側重保護的是非舉債方女性配偶的利益。本文就女性主義法學視野下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檢討進行分析檢討[1]。

  關鍵詞:女性主義法學; 法學共同債務; 夫妻債務; 認定規則;

法學畢業論文

  一、在形成夫妻債務的過程中存在的男女性別問題

  自由女性主義法學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就強調重視性別中立, 給予女性”特殊對待”在法律上規定這樣對女性來說并不公平, 并不利于女性[1]。然而自由女性主義法學不僅僅強調了男性與女性在生理方面的差異, 還強調了男女兩性的社會差異。對于此方面法律規則的制定, 利用必要的方式對女性缺失的利益進行了有效補充, 否則只是在形式上女性獲得了平等。受傳統因素的影響, 社會上仍然存在一些男女性別失衡的現象, 在部分的法律規則中也有所體現。此外, 在夫妻承擔共同債務的過程中, 存在以父權文化為基礎形成的兩性家庭分工模式, 從而導致了夫妻之間在信息獲得上存在差別。一般情況下, 因為信息不對稱或者對家庭事務較為關注, 所以經常處于弱勢地位, 作為非舉債方的女性在權益方面極易受到侵犯。

  二、對于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的社會男女性別分析

  (一) 對于現時有效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的基礎分析

  目的論和推定論兩種標準是中國現行夫妻債務認定規則的兩種標準。對于目前的認定規則標準, 現行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從以前的“目的論”逐漸發展為“推定論”, 無論夫妻其中一方還是雙方, 在發生婚姻關系的期間, 只要存在債務問題一律推定為夫妻的共同債務, 由夫妻雙方共同償還。然而, 即使“推定論”誠然有他的局限性, 但是優先考慮債權人的利益、交易安全等價值因素對于債權人來說是十分合理的, 這是法律對于利益進行度量的結果。

  (二) 存在于“推定論”中的男性和女性的分工差異

  由于其中一方的舉債行為產生了共同債務, 因此形成了夫妻共同債務, 而女性一般屬于非舉債方。在中國傳統歷史的熏陶下, 生育或者撫育以及主要家務的負擔通常被女性所承擔, 從而導致女性在工作選擇方面上, 需要選擇一個較為穩定和固定的職業, 這也往往導致了女性不了解男性的經營行為, 對男性的單方舉債行為并不知情, 男女雙方獲得不對稱的信息。如果法律所構建的規則并不能考慮到女性的地位較低, 不能與男性獲得對稱的信息, 這樣的方式則剝奪了女性在舉債方面的話語權。

  (三) 其他值得考量的兩性差異

  除了上文敘述的問題以外, 仍然存在一些男女差異的問題, 可能嚴重影響了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 比如以“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約定財產債權人所明知”等情形。然而, 不論是“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還是“約定財產債權人所明知”等情形, 因為現代合同制度是基于獨立與自主產生的, 所以會引發這些問題, 消除了人與人之間因親密而可能產生的聯結。

  三、對于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修正的初步探索

  必須要考慮到非舉債方配偶與債權人之間在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中的利益, 并且務必要求考慮到女性的特殊需求。實際上, 沒有任何一個制度能夠設計得足夠完美, 都會使雙方中的任何一方的權益受損, 在進行規則設計的時候, 應該盡量能夠體現出女性的特殊需求, 并且能夠減少此規則與其他制度在內容上的沖突。夫妻關系在特定時期內一般分為兩種狀態:和平狀態和對抗狀態。對抗狀態即為夫妻感情即將破裂的狀態。在和平狀態時期, 女性在經濟上始終依賴男性, 大部分女性對于男性的舉債行為能夠做出認可的態度, 所以在夫妻之間和平狀態的時候, 上文所提到的“目的論”與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兩者的觀點近乎一致。然而, 在夫妻關系處于對抗狀態的時候, 如果有證據證明債權人清楚夫妻之中一方的單方舉債行為, 并且該舉債行為在夫妻雙方的家庭生活中沒有作用, 便將該筆債務認定為個人債務。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證明債權人知道在此期間的夫妻關系的變化情況, 為了能夠對債權人的相關利益進行保證, 債權人有理由相信這筆債務用于夫妻生活, 并且用舉債人一方的個人財產和夫妻共同財產為借款提供擔保。

  綜上所述, 在女性主義法學視野下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 應當從女性的利益出發, 對女性不平等方面的方面進行檢討和改進。

  參考文獻
  [1]汪金蘭, 龍御天.我國夫妻共同債務推定規則的法理基礎與適用[J].安徽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18, 42 (02) :104-112.
  [2]李瓊宇.女性主義法學視野下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規則檢討[J].婦女研究論叢, 2016 (6) :73-79.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xfcdqn.live/html/zhlw/20190620/8178018.html   

    基于女性主義法學視角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研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