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演變現狀與展望

摘 要: 政治文化變遷包括內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外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和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三種。臺灣地區在歷史上受到多種內外條件和因素的綜合影響, 屬于較為典型的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當前, 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表現出新特點, 包括:臺灣民眾自認中國人比例顯著上升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政治文化變遷包括內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外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和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三種。臺灣地區在歷史上受到多種內外條件和因素的綜合影響, 屬于較為典型的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當前, 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表現出新特點, 包括:臺灣民眾自認“中國人”比例顯著上升, 悲情心理對政治的外化作用不斷減弱, “統獨”民意分布朝有利態勢推進。影響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因素主要有經濟轉型內外壓力、網絡新媒體和政黨權力沖突。未來很長一段時間, “混合”仍然是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一大特點, 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將充滿更多不確定性。

  關鍵詞: 政治文化; 混合型政治文化; 政治社會化; 政治認同;

  政治文化研究源于西方國家。“政治文化”一詞最早出現在美國著名政治學者阿爾蒙德于《政治學季刊》上發表的論文《比較政治體系》中。進入20世紀60年代, 對政治文化的研究開始在美國主流政治學中興起。20世紀80年代, 伴隨第三世界國家和地區的政治體制開始轉向西方的所謂民主政體, 其政治文化變遷同西式民主政治制度間的適應性問題, 再度引起了許多政治學研究者的興趣。而幾乎就在這一時期, 中國大陸地區也開始引入這一新興學術概念。不過從當時及后來所發表的相關文章或著作來看, 大陸學者對政治文化總體上以系統介紹或相關譯著為主。臺灣學者對政治文化的研究更傾向于從臺灣社會的政治行為和政治心理層面, 基于深入調查研究和資料搜集等方式, 分析總結臺灣政治文化的一般性特征。然而, 不足的是, 臺灣學者對臺灣政治文化的研究, 所展示的調查成果以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數據為主, 更多反映的只是一種靜態的政治文化特征, 并不能反映整個20世紀50年代以來臺灣的政治文化變遷。

  政治文化變遷指的是一個社會中, 絕大多數人對政治系統及其各部分所持的基本政治價值取向發生較大轉變, 是帶有長期趨勢的變化, 是經濟社會發展進入一個階段后形成的新的政治價值取向。根據導致變遷的根源分類, 人類社會的政治文化變遷總體上可分為三大類型:內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外源性政治文化變遷和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1]。前兩大類型主要受各自單一內外條件的影響, 其他因素影響則顯得微乎其微。而臺灣地區在歷史上受到多種內外條件和因素的綜合影響, 屬于較為典型的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這樣的政治文化既是本土社會政治文化演變的結果, 也是臺灣地區在與世界各經濟體相互交流交往, 外部知識、觀念與科學技術等因素混合影響的結果。這一結果最直接的表現就在于臺灣民眾的政治價值取向整體并不一致與穩定。這里的“混合型”是基于對影響政治文化變遷動源的一種概括。

  20世紀80年代后期, 臺灣社會逐漸走出威權統治的陰霾, 國民黨黨外勢力開始站上臺灣政治發展的舞臺, 臺灣政治文化也隨之發生了更加多樣、復雜的變化。尤其值得關注的是, 近些年來, 受到臺灣經濟發展水平、網絡新媒體、島內傳統政黨式微與第三勢力異軍突起等因素的影響, 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也呈現出了許多新的特點。本文將據此展開討論, 探究引發這一變化的動因, 以及這一變化特征將給未來兩岸關系及臺海局勢帶來的可能影響。

  一、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新特征

  政治文化包括政治認知、政治情感與政治評價三個方面。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在這三個方面體現出如下新特點:

  (一) 臺灣民眾自認“中國人”比例顯著上升

  2018年初, 臺灣《天下》雜志公布的民調顯示, 臺灣民眾的“臺灣人認同度”雖然還高達56.4%, 但已創下近5年來的新低;認為自己“既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受訪者則占34.1%, 創下歷年來新高[2]。此外, 根據2018年10月臺灣“競爭力論壇”公布的調查結果, 臺灣民眾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較4月激增6.4個百分點, 達58.3%, 創近6年來的最高點, 否認自己是中國人者則驟降6.9個百分點, 僅占36.6%[3]。就連整體意識形態偏綠的臺灣民意基金會、《美麗島電子報》等機構所做的民調也顯示, 以上雙重認同的比例近年來都呈穩步上升的趨勢。

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演變現狀與展望

  政治認知是人們關于政治現象的感性認識和理性認識的總和, 部分來自個人成長過程中的家庭教育, 更多的是來自正規的學校教育和社會生活[4]。李登輝、陳水扁執政近20年來推行的“去中國化”教育政策, 導致臺灣民眾國族認同出現嚴重異化。而國民黨馬英九執政8年期間, 未能把握時機對教科書進行撥亂反正, 亦是造成臺灣民眾政治認同難以轉向的重要原因。蔡英文執政后, 民進黨更是加緊了對語文、歷史等教科書“去中國化”的步伐, 企圖進一步斬斷臺灣與祖國大陸一脈相承的聯結。

  當前, 臺灣民眾“中國人”認同比例顯著上升, 既與兩岸交往熱絡程度及大陸加大惠臺政策實施力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還同近年來大陸綜合實力增長與國際地位顯著提高緊密相關。在同享身為中國人榮耀的過程中, 一些臺灣民眾逐漸拋開了以往的偏狹認知, 更加堅定了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二) 悲情心理對政治的外化作用不斷減弱

  伴隨混合型政治文化的不斷變遷, 臺灣民眾的政治情感也呈現出日趨多樣、復雜的特點。作為一個以移民為主的社會, 近400年來臺灣民眾在不同時期受“外來統治”的影響, 對于省籍及族群的情感認知非常深刻。對臺灣人而言, 自己不能當家作主卻要遭受“外來政權”的管治和歧視, 始終是他們內心深處難以抹去的政治悲情。20世紀80年代以來, 臺灣風起云涌的政治運動很大程度上就是臺灣人“出頭天”心理的一個真實映照, 民進黨的誕生正是這一過程的集中體現。30多年來, 民進黨及其“臺獨”分裂勢力對臺灣民眾這種悲情心理的發揮得淋漓盡致。在民進黨看來, 臺灣民眾“悲情意識”的始作俑者正是敗退而來的國民黨統治集團, 是國民黨在臺灣的專制獨裁讓臺灣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悲情意識”很大程度上已成為民進黨借以形塑政治異己, 消費臺灣民眾, 進而換取大量選票的“銳利武器”。

  如果說, 臺灣人的“悲情意識”在一些相對年長者心中還部分存在的話, 那么隨著時間的推移及代際的不斷更替, 今天多數臺灣民眾對這樣的特殊情感其實已沒有太多深刻的感受了。民進黨持續通過操弄這種情感, 企圖混淆臺灣民眾的中華民族認同, 實際上已沒有多大效力。在廣大臺灣民眾迫切要求實現經濟增長、提高生活水平的主流社會思潮下, 這一悲情心理對政治的外化作用正在不斷減弱。在2018年底臺灣“九合一”選舉中, 民進黨高雄市前市長陳菊在為候選人陳其邁站臺輔選中仍慣常地打出臺灣人希望出頭天的“悲情牌”, 欲將造勢現場推向高潮, 然而在嚴峻的現實面前, 選民最后還是用手中的選票表達了希望改善民生的強烈訴求。悲情演繹在主流民意面前已失焦, 并表明在舊式意識形態的束縛下, 民進黨根本無法把準當下民意的真實脈向。

  (三) “統獨”民意分布朝有利態勢推進

  政治價值取向一般是人們在基本政治認知、政治經驗與政治情感基礎上的思想與態度的升華。臺灣人政治價值取向的變化是當代臺灣政治文化發展最具實質性和影響力的部分, 對島內政治發展與兩岸關系走向產生的影響難以估量[5]。長期以來, 臺灣民眾關于“統獨”問題的政治價值觀多以“維持現狀”為主, 主張“統”或“獨”的比例只是少數, 結構上呈橄欖球狀分布。“政治革新”后, 臺灣民眾的政治價值取向已日漸多元化, 政治自主性也明顯提高。政治信仰多元化、政治意識形態多元化, 國家認同、群體意識等也都朝多元化方向發展[4]70, 這成為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一個顯著特點, 體現了中國整體政治文化系統下一個次級子系統政治亞文化所具有的特殊性。

  當前, 臺灣民意仍以“維持現狀”居多, 短期內實現較大幅轉變的可能性不大。不過值得注意的是, 近年來伴隨大陸持續釋放惠臺政策紅利, 臺灣民眾對大陸的好感度正在不斷增加, 對大陸實力壯大對促進臺灣自身發展的認識也愈加深刻, 從而對兩岸實現和平統一的前景也抱持著樂觀、積極的態度。從近段時間島內主要民調機構公布的調查數據可以清晰地發現, 臺灣民意分布結構正在朝“支持統一”的態勢轉變。

  在眾多民調當中, 筆者認為有兩份值得引起關注。一份是2018年9月17日, 偏綠機構臺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調查結果, 從這份調查中可以明顯看出支持“兩岸統一”的比例已超越“維持現狀”, 這是1991年來首次實現逆轉。與此同時, “臺獨”支持者的比例則下跌15個百分點, 顯示主張“臺獨”的市場已大幅萎縮[6]。另一份是2018年9月臺灣陸委會公布民調, 顯示4.5%的臺民眾認為應“盡快統一”, 12.6%的人主張“維持現狀以后統一”, 而“盡快宣布‘獨立’”為4.1%, 為該項民調執行23年來“盡快統一”支持度首度超越“盡快宣布‘獨立’”[7]。臺灣民眾對“統一”持開放心態的比例正在不斷增加。

  二、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動源

  影響政治文化變遷的因素很多。不同歷史發展時期, 推動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因素各有不同。筆者認為, 影響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因素主要有如下三個:

  (一) 經濟轉型內外壓力促使臺灣政治文化變遷

  歷次經濟結構轉型對臺灣傳統政治文化的沖擊都是相當深刻的。特別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 臺灣傳統農業經濟向現代工業經濟的轉變, 從根本上改變了臺灣的社會結構, 瓦解了臺灣傳統臣民政治文化的社會基礎[1]63。這也成為后來臺灣向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重要前提條件。

  經濟基礎對政治上層建筑歷來是起決定作用的。20世紀70年代后期開始的臺灣民主化轉型, 很大程度上就是伴隨同時期臺灣經濟高速發展而來的。臺灣民眾不滿足于政治上的“邊緣人”地位, 轉而提出政治上分享權利的要求, 這是臺灣政治結構變遷的原動力[4]37。2000年以來, 隨著臺灣社會進入政黨輪替時代, 過去經濟高速成長的繁榮景象逐漸卻被無休止的藍綠政黨惡斗所取代, 導致朝野上下在很長一段時間陷入內耗與空轉。直到2008年, 兩岸關系進入和平發展階段, 臺灣經濟得以穩步復蘇。但2014年爆發的“太陽花學運”及緊隨其后的民進黨蔡英文上臺, 又讓臺灣再度錯失了經濟轉型的機遇。

  經濟長期低迷幾近停滯, 內外需市場嚴重不足, 民眾消費欲望持續降低, 成為當前臺灣整體經濟發展的突出癥結。臺灣幾十年來形成的相對固化的政治文化, 早已很難適應不斷變革的內外發展環境。馬英九時期, 對于國民黨提出的重要經濟法案, 民進黨出于各種政治目的頻頻予以杯葛, 阻撓立法機構通過。不問是非、只有藍綠的政治文化, 實際上已讓臺灣的政治生活陷入了惡性循環的怪圈。如果說馬英九時期臺灣經濟復蘇發展尚能因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紅利抵消島內政黨對立的消極影響, 那么民進黨當局時期的臺灣經濟發展困境則幾無有利條件可言。

  臺灣多數民眾對當前島內經濟的不滿情緒, 確已超過以往任何時候。臺灣此輪經濟發展的內外壓力已開始轉化為民眾關于當前臺灣政治文化亟待改變的迫切心理。從世界上一些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實踐中亦可發現, 那些圍繞經濟發展而爆發的各種矛盾問題, 往往都是造成該地區政治動蕩與社會不穩定的主要根源。唯有不斷適應形勢變化的政治文化, 方能有利于經濟社會發展。

  (二) 網絡新媒體在臺灣政治社會化過程中發揮作用

  近年來, 以社交媒體為主的網絡新媒體在改變人們生活方式、思維方式的同時, 對政治、經濟、文化的影響也十分廣泛。對于互聯網技術發展較早且電子產業發達的臺灣地區, 現階段網絡普及率較高, 臺灣的年輕一代也被稱為“網絡世代”。網絡新媒體等互聯網技術逐漸成為影響臺灣政治發展的重要因素[8]。近幾年臺灣島內發生的重要政治活動都可見網絡新媒體在其中發揮的作用。

  在資訊高度發達、信息互聯互通的當下, 網絡新媒體對臺灣政治文化的變遷也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尤其對臺灣青年世代在國家認同、族群認同等方面的影響更是廣泛而深入。相對于家庭、學校、公務機關等傳統政治社會化的途徑而言, 臺灣民眾已不再局限于被動接受上述傳統方式帶來的資訊, 更多時候則是主動借助網絡新媒體技術實現對信息的再識別、再認識。一個有趣的現象是, 近年在大陸受到熱捧的一些網絡游戲、電影電視劇、網絡節目等, 已開始在島內廣為傳播, 為眾多臺灣民眾所津津樂道, 成為他們茶余飯后的談資。更為重要的是, 在這過程中, 臺灣民眾的政治心理也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著改變, 對于大陸經濟、政治、社會發展現況及兩岸之間存在的諸多差異, 也能夠秉持更加客觀、理性的態度。越來越多臺灣年輕群體開始一改以往的行為模式, 愿意通過實地體驗加深對大陸的了解。

  盡管網絡新媒體如同硬幣的兩面, 并不能從根本上化解兩岸在一些認知、情感、態度上的差異, 甚至還可能由此放大雙方一些情緒性的對立面。然而著眼長遠, 我們不能否認網絡新媒體在增進兩岸人民互信、加深兩岸相互了解中的獨特作用。對兩岸民眾而言, 只有善用網絡新媒體技術, 真正將網絡新媒體視作推動兩岸關系良性發展的重要平臺, 才能不斷增進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這也是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題中應有之義。

  (三) 權力沖突下傳統政黨式微與政黨格局碎片化

  20世紀80年代末, 以民進黨為代表的政治勢力和以李登輝為首的國民黨本省精英人士, 不斷借所謂“本土化”“臺灣化”在島內大肆推行各種分裂活動。與此同時, 在這過程當中, 本省籍政治精英抓住了臺灣本省籍民眾長期以來對國民黨外省籍政治集團的普遍反感心理, 成功實現了權力的再分配。此后幾十年, 這樣的權力沖突與轉移在兩黨間不斷上演著, 也在不同階段對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產生了不同的影響。

  縱觀今天臺灣的政治生態, 圍繞權力沖突展開的政黨競爭其實已顯出了疲態。島內民眾對臺灣傳統政黨的負面評價在不斷增加。在他們看來, 政黨理應具有的利益表達功能、監督功能已嚴重弱化, 在涉及重大民生議題上看不到民主制衡與政黨協商, 更多時候只是出于各自政黨私利的權力掣肘。即便近年來以無黨籍柯文哲或“時代力量”為代表的所謂第三勢力, 也不可避免地陷于傳統政黨角力的漩渦中, 難以獨善其身。碎片化成為當前臺灣政黨發展的一大突出特征。在當前形勢下, 島內任何一個政黨實際上都很難主導民眾的政治心理取向。民進黨幾十年來苦心宣揚的以“本土化”“臺灣化”為名的分裂思想, 至今也沒有得到臺灣民眾的多數認同。

  政黨政治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個不斷試誤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 政治競爭所帶來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都會引發社會對政治制度本身及其背后政治文化的思考, 并轉而成為一種新的訴求而推動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的嬗變[9]。臺灣民眾正逐步跳脫傳統政黨對自身政治價值觀的束縛, 并通過各種不同的方式和途徑, 建立自己的政治認知、政治情感及政治價值取向。這是一個比較積極的信號, 長期看來, 反而有利于促進臺灣政黨發展模式的調整和轉變。

  三、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的前景

  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受到內外諸多條件和因素的交互影響。未來很長一段時間, “混合”仍然是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一大特點, 而這也意味著今后這樣的變遷將充滿更多不確定性。

  (一) 兩岸關系與當代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形成互構關系

  兩岸隔閡與對立的結構是兩岸政治文化分殊化的重要原因。隨著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的不斷深入, 兩岸民眾對彼此的認知和情感也在發生積極的變化。“兩岸都是中國人”“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觀念越來越成為島內民眾的集體共識。在當前兩岸合作交往日益密切的時代背景下, 島內那種只有“統獨”機械對立的社會氛圍已不成主流, 兩岸雙方對彼此政治文化方面的差異已能給予更大的包容和理解。兩岸關系的變化對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影響正日益凸顯。上述兩者的關系并非只是單向度的。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對兩岸關系發展同樣十分重要, 兩者在一定程度上已形成互構關系。民進黨蔡英文上臺以來, 臺灣島內經濟受到兩岸關系倒退的嚴重影響。通過對比, 多數島內民眾已經認識到, 只有兩岸關系好, 臺灣經濟才能好。在2018年臺灣地區“九合一”選舉過程中, 各地民眾對“拼經濟”的訴求無一例外, 甚至在綠營長期執掌的南部縣市, 當地民眾還打出了“民進黨不倒、臺灣不會好”的標語, 可見意識形態對決在此次選舉中的確已難獲市場。未來, 兩岸關系狀況對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將繼續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二) 島內形形色色的“去中國化”動作不會停止

  蔡英文上臺后, 不但拒絕承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 而且全面推動“去中國化”和“文化臺獨”活動。民進黨當局在明知“法理臺獨”無法實現的情況下, 以各種形式企圖割斷臺灣與中華民族的歷史聯結。2017年, 臺灣教育研究院公布“12年社會領域課綱草案”, 高中歷史課綱將不再分“臺灣史、中國史、世界史”, 將中國史并入東亞史, 課程分為“臺灣、東亞、世界”三個分域, 中國史作為一個獨立敘述的課程將在臺灣高中歷史教育中徹底消失[10]。不僅如此, 民進黨當局也在多個方面加緊了“去中國化”的腳步, 例如裁撤行政部門之下的“蒙藏委員會”;用“臺僑”取代“華僑”;以轉型正義為名推行“去蔣化”運動, 類似的還有“去孫中山化”“去孔化”“去媽祖化”“去鄭成功化”等。盡管當前臺灣政治文化變遷在統獨-族群認同上已出現積極變化, 但總體而言這樣的變化遠未形成較為廣泛的社會民意基礎。在臺灣當局不遺余力推行“去中國化”面前, 臺灣民眾的思想意識仍極易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在剩余的任期內, 民進黨當局還將以各種方式增加“去中國化”的動作。

  (三) 影響臺灣政治文化變遷的外部條件變數增加

  由于特殊的歷史遭遇和生活經歷, 臺灣的民主化發展受美國、日本等國家影響頗為深刻。作為推進和實施其“民主輸出”戰略、促使中國大陸“和平演變”的重要前沿陣地,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 美國始終未放棄對臺灣這塊亞洲政治軍事堡壘的控制。與此同時, 臺灣在政治、經濟、軍事安全上長期形成的對美國、日本的依附關系, 也使得臺灣社會的崇美媚日情結有增無減。近年來, 伴隨大陸綜合實力日漸增長, 西方一些國家出于防范和遏制的目的, 加緊了同臺灣在政治、軍事上的接觸。為配合這些國家的戰略, 民進黨當局不但甘于淪為美日等國的棋子, 而且以各種方式不斷試探大陸的底線。特別是特朗普政府上臺以來, 美臺之間各領域的合作變得更加緊密, 美國對臺灣問題的介入有增加的趨勢。未來外部勢力對臺灣的影響將更加充滿變數。美國打著加快實現臺灣“政治民主化”的旗幟, 企圖“以臺制華”的戰略目的短期內不會發生改變。

  參考文獻

  [1] 李振廣.當代臺灣政治文化轉型探源[M].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 2010:13-63.
  [2] 臺灣民調:“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占34%創新高[EB/OL]. (2018-01-04) [2018-11-20].http://www.taihainet.com/news/twnews/twdnsz/2018-01-04/2090551.html.
  [3] 調查顯示:臺灣民眾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比例近6年來最高[EB/OL]. (2018-10-18) [2018-11-20].http://www.huaxia.com/xw/twxw/2018/10/5908603.html.
  [4] 劉國深.當代臺灣政治分析[M].臺北:博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2:37-70.
  [5]劉國深.臺灣政治概論[M].北京:九州出版社, 2006:22.
  [6] 港媒:臺人支持“臺獨”比例下降統一是歷史大勢[EB/OL]. (2018-09-19) [2018-11-20].https://www.guancha.cn/local/2018_09_19_472565.shtml.
  [7] 臺陸委會民調:擁統民意創新[EB/OL]. (2018-09-16) [2018-11-20].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10/2018/0916/217783.html.
  [8]王睿智.近年來網絡新媒體對臺灣政治的影響[J].現代臺灣研究, 2017 (2) :34-39.
  [9] 游志強.臺灣“斗爭性”政黨政治對兩岸關系的影響[EB/OL]. (2017-12-13) [2018-11-20].http://www.crntt.com/doc/1048/5/8/2/104858209.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4858209&mdate=1227114937.
  [10] 臺灣課綱或將中國史并入東亞史, 蔡英文完成“文化臺獨”了嗎[EB/OL]. (2017-07-17) [2018-11-20].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34467.

    朱希敏.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變遷新特征及前景[J].統一戰線學研究,2019,3(03):35-40.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xfcdqn.live/html/zhlw/20190620/8178036.html   

    臺灣混合型政治文化演變現狀與展望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