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性延命錄》中的養生長壽理論探究

摘 要: 《養性延命錄》是南朝陶弘景所編注的一本養生著作, 在這本書中, 陶弘景對于其所認為行之有效的養生方法, 分為六卷來進行敘述。目前看來, 各卷雖然有其主題, 但也存在內容重復、混雜情況。該書養生的主要內容, 集中體現為道教修仙傳統中的天時、地利、人和、神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養性延命錄》是南朝陶弘景所編注的一本養生著作, 在這本書中, 陶弘景對于其所認為行之有效的養生方法, 分為六卷來進行敘述。目前看來, 各卷雖然有其主題, 但也存在內容重復、混雜情況。該書養生的主要內容, 集中體現為道教修仙傳統中的天時、地利、人和、神助幾個方面, 是對傳統養生學比較系統的總結。

  關鍵詞: 《養性延命錄》; 陶弘景; 養生; 思想體系;

  Abstract: Nature Endowment Record is a book about health preserving edited by Tao Hongjing in the Southern Dynasties. In this book, Tao Hongjing described in six volumes the health care methods that he believed to be effective. It seems now that, although the volumes have their own themes, many of them are repetitive and mixed. Its main content can be divided into several aspects: the time, the place, the people and the gods in Taoist immortal tradition, which is a systematic summary about the traditional study of health care.

  Keyword: Nature Endowment Record; Tao Hongjing; health care; ideology;

  陶弘景, 字通明, 為丹陽秣陵 (今江蘇省南京市) 人。生于南朝劉宋孝武帝孝建三年 (456年) , 是道教上清派茅山宗的開創者, 為南朝齊梁時期的著名道教理論家和醫學家。在養生學方面, 著有多部著作, 有《養性延命錄》《導引養生圖》《養生經》等。本文擬對《養性延命錄》中的養生內容進行一些解析, 以求教于方家。

  《養性延命錄》中, 將關于養生的長壽的理論技法分為了六卷的內容, 但仔細研讀全部內容之后, 筆者認為, 由于陶弘景作為一位道教宗師, 其養生的目的并不僅僅是希望健康長壽, 這些只不過是他追求長生成仙的一個必要的基礎而已。所以, 在書中有些養生的技法是不能用通常醫家或養生家著作的分類涵蓋的, 而是應該按照中國傳統道教修仙文化中的必要條件來進行分類, 即天時地利、人和自助、敬畏神明幾個方面。

  一、順乎天時、地利———不夭的基礎

  道教追求的終極的目標是長生成仙, 但是修行者在成仙之前, 還是會遇到像普通人一樣的老病等問題, 甚至還可能有夭亡的危險。而要解決這一問題, 首要的即是順乎天時、地利, 最大限度使自己在修仙中避免這種危險。

  在《道德經》中, 老子強調:“人法地, 地法天, 天法道, 道法自然。”[1]159這一思想, 被當作了道教修道的總原則。在《養性延命錄》中, 陶弘景引用了大量的資料對此原則進行了論述。

《養性延命錄》中的養生長壽理論探究

  首先, 強調天的權威性。他在《教戒篇第一》中引用《河圖帝視萌》曰:“侮天時者兇, 順天時者吉。”[2]33說明天時不可以違背, 養生之法, 要順天而為, 起居有常, 合理作息, 隨著天地晝夜晨昏陰陽消長的變化, 來調整自己的行為, 而不可以逆天時而為。又引用彭祖之言:“養壽之法, 但莫傷之而已。夫冬溫夏涼, 不失四時之和, 所以適身也。重衣厚褥, 體不堪苦, 以致風寒之疾。”[2]81-82彭祖在中國文化中是以長壽而聞名的, 有所謂彭祖壽八百歲的傳說。而在這里所引彭祖的經驗, 也是養生長壽而非成仙的經驗。教導人們若想養生長壽, 就一定不能逆天而動, 只需順乎天時、順應地利, 使自身的節律同天地的節律相符合, 可以達到遠離疾病、延長壽命的目的, 而不可以因侮天時而使傷及自身, 以致身體受到損傷。

  其次, 對于人們的衣食住行等日常明顯違背天地規律的行為進行規勸。在《食戒篇第二》中提出:“春不食肝, 夏不食心, 秋不食肺, 冬不食腎, 四季不食脾。如能不食此五藏, 尤順天理。”[2]94-95按《易經》和相關中醫理論的解釋, 春在卦為震巽、為肝膽、為木, 春季肝氣旺盛, 如在此時吃肝, 當然會使肝氣變得更旺, 就極易使得脾胃虛弱, 并且還會帶來失眠、頭痛、眩暈等問題;夏在卦為離、為心, 若在炎熱的夏天心火當令之時, 食心可導致消灼津液, 陽氣內盛, 帶來耗傷心氣的嚴重后果;秋不食肺與冬不食腎等道理也是這樣的。

  在日常的飲食方面, 要求人們一定要根據天時四季氣候不同而調整自己的飲食, 順應四時的變化, 對于食物的性味要加以調配, 有所選擇, 這樣才能有益于健康長壽。

  在《雜戒忌禳災祈善篇第三》中, 陶弘景引用《黃帝內經》等著作, 對于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不能順應自然天道而導致的疾病進行教戒。古人很早就發現, 適當的運動可以加強人的體質, 對于促進人體健康有很大的好處。與此同時, 古人也發現了事物在發展中存在一個“度”的問題, 凡事皆有度, 一旦違背了度的原則, 事物就走向了它的反面。而這里度的原則, 正是不違背自然之道, 人活動要順乎天地自然的規律。《黃帝內經》中提出的著名的“五勞所傷”論就是“度”的原則最好詮釋。“久視傷血, 久臥傷氣, 久立傷骨, 久行傷筋, 久坐傷肉……用精令人氣力乏, 多視令人目盲, 多睡令人心煩, 貪美食令人泄痢。”[2]111-112在《黃地內經·素問·宣明五氣篇》中, 對于“五勞所傷”有詳細描述, 所謂“肝開竅于目”, 由于“肝受血而能視”, 那么, 久視就會傷血。同理, 其他的傷害也是因為不妥當、過度的行為使得所主五臟受傷而使身體受到損傷, 違背了天地自然之法。

  很早傳統醫學就關注情志致病的問題。陶弘景也認為:“遠思強健傷人, 憂恚悲哀傷人, 喜樂過差傷人, 忿怒不解傷人, 汲汲所愿傷人, 戚戚所患傷人, 寒暖失節傷人, 陰陽不交傷人……大樂氣飛揚, 大愁氣不通。”[2]111-112以傳統醫學來看, 《黃帝內經》所載:“心者, 君主之官, 神明出焉。故主明則下安, 主不明, 則一十二官危。”[3]86-87古人通常將人體比作小宇宙, 而心則是與天地對應的神明之所在。心所產生的任何生理、心理活動, 都會影響到其他的臟腑;同時, 在傳統“五神藏”的學說中, 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藏意、腎藏志, 這些也都與情志有關。人如果不能夠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志, 那么, 很容易從一開始的精神恍惚、喜怒無常、或癲或狂轉變成身體上的實質性的病變。這樣, 也就背離了養生長壽的目標。

  最后, 道教把房中術作為修行延壽的法門, 房中術在道教的修行方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道教經典著作曾指出:“積精成神, 神成仙壽, 以此為身寶矣。”[4]說明保精固氣對修成仙道十分助益。另外在《漢書·藝文志》中, 房中家著錄達百八十卷, 從中可以看出其在歷史上受重視的程度和流行的廣泛。陶弘景對于當時流行的房中術也做了研究, 認為房中術一定要與天地運行的時節相對應, 非時非地進行的房事活動, 會對人產生嚴重的后果, 因此列出了禁忌之時日。《御女損益篇第六》云:“房中禁忌, 日月晦朔, 上下弦望, 日月蝕, 大風惡雨, 地動, 雷電霹靂, 大寒暑, 春夏秋冬節變之日, 送迎五日之中, 不行陰陽。本命行年月日, 忌禁之尤重 (陰陽交錯不可合, 損血氣, 瀉正納邪, 所傷正氣甚矣, 戒之) 。”[2]202在這些所規定的禁忌之時日中, 天時的運行至于何時、何季, 天象中的異常大雷雨、大寒暑;發生地震的時候, 均在房室禁忌之列。此外, “新沐頭, 新行疲倦, 大喜怒, 皆不可行房室。”[2]202道家規定的這些禁忌, 保證了一切的人為活動都置于天道運行之中, 而不是逆天而行, 損傷自身。

  二、人和———自助者天助

  道教在孜孜不倦追求長生成仙過程中, 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方術。作為一位道教宗師, 陶弘景對于養生長壽之術有深刻的了解。在《養性延命錄》中, 陶弘景從前人浩如煙海的養生資料中精選出他認為行之有效的方術, 加以評判并介紹給希望正確養生長壽的信眾。

  作為技法養生指導思想, 陶弘景特地在《養性延命錄》中節錄這段對話:“皇甫隆問青牛道士 (青牛道士姓封, 字君達, 其養性法則可施用) , 大略云:體欲常勞, 食欲常少, 勞無過極, 少無過虛。去肥濃, 節咸酸, 減思慮, 損喜怒, 除馳逐, 慎房室。武帝行之有效。”[2]78在導引、飲食、房事等方面提出合乎于規律的技法養生的勿過原則。

  首先, 關于一般養生技法。道教的養生技法, 就其主要的種類來說, 可以分為按摩、導引、吐納和房中術等。由于中國傳統醫學中一直認為, 脾胃是后天之本, 若脾胃有傷, 則四臟皆無生氣。脾胃為運化之官, 主水谷運化, 那么強壯人的身體, 就要從強化消化功能開始, 咽津寶津, 視作養生之始。陶弘景對于“咽津寶津”極為重視, 在《教戒篇第一》中首先援引了《洛書寶予命》的記載:“古人治病之方, 和以體泉, 潤以元氣, 藥不辛不苦, 甘甜多味, 常能服之, 津流五臟, 系之在肺, 終身無患。”[2]34同時, 引用《黃庭經》的記載曰:“玉池清水灌靈根, 審能修之可長存。名曰飲食自然。自然者, 則是華池;華池者, 口中唾也。呼吸如法, 咽之則不饑也。”[2]48咽津寶津歷來被養生家所重視, 認為若能聚清津而咽之, 則可以潤五臟、悅肌膚, 能夠使人長生不老。這一觀點在養生著作中屢屢出現, 成為了古代養生家的共識。在今天, 現代醫學的研究也證明, 咽津對于身體健康是非常有益的。

  在傳統道教養生功法中, 導引按摩術占有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導引術是通過特殊的呼吸法和一些與之相結合的特定動作組合而成, 使人體安氣和, 對于保健身體、益壽延年有著很大的功用。例如, 莊子《養生主》云:“緣督以為經, 可以保身, 可以全生, 可以養親, 可以盡年。”[5]讓人體之中的氣息沿著經脈自然地運行導引, 可以保身盡年。陶弘景在《導引按摩篇第五》中, 對于這些常用的導引按摩術也作了詳細的介紹, 尤其是對名醫華佗的“五禽戲”作了詳盡的說明。“譙國華佗善養生, 弟子廣陵吳普、彭城樊阿受術于佗。佗語普曰:人體欲得勞動, 但不當使極耳。人身常搖動, 則谷氣消, 血脈流通, 病不生。譬猶戶樞不朽是也。”[2]178對于“五禽戲”的來歷, 通常認為是三國時期的名醫華佗發明的, 當時社會上流行的導引術種類繁多, “古之仙者, 及漢時有道士君倩者, 為導引之術, 作猿經鵄顧, 引挽腰體, 動諸關節, 以求難老也”[2]178。華佗對此進行學習參考, 模仿五種動物的活動形態所編制, 即為“五禽戲”:“吾有一術, 名曰五禽戲, 一曰虎, 二曰鹿, 三曰熊, 四曰猿, 五曰鳥, 亦以除疾, 兼利手足, 以常導引。體中不快, 因起作一禽之戲, 遣微汗出即止, 以粉涂身, 即身體輕便, 腹中思食。”[2]178-179這種簡單易行的導引術, 具有著驚人的保健養生功效, 這在華佗弟子吳普的身上得到了驗證, 據說吳普活到九十有余, 耳聰目明, 牙齒堅白, 飲食狀況同年輕人一般。這套導引術后來經過歷代道人和養生家不停地進行改編, 發展成為導引術中一個較大的分類, 一直到明代還有梅顛道人周履靖在其著作《赤鳳髓》和《萬壽仙書》中加以改進, 在清代又有較大的發展。這是一種對后世影響久遠的導引術, 馮夢龍在小說中也寫道:修真養性, 服食導引, 卻病延年。

  傳統的按摩術起源于遠古時代。《黃帝內經·素問》中就有“治之以按摩、醪酒”之記載。1973年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中出土的帛書《五十二病方·按摩醫癃病方》, 為目前所發現的最早的按摩醫方。道教在追求長生的道路上, 廣泛地吸納各種卻病延年的方術, 按摩成為了和導引、行氣、存思一樣的常用的養生保健方法。陶弘景在按摩術的研究基礎之上, 選出多種當時流行的導引按摩術, 有些可以對全身機能進行調整, 有些則是有針對性地對于某種疾患有治療作用的, 如專門對癥于醉飽的問題:“安坐, 未食前自按摩, 以兩手相叉, 伸臂股, 導引諸脈, 勝于湯藥。正坐, 仰天呼出, 飲食醉飽之氣立消。夏天為之, 令人涼不熱。”[2]182

  其次, 關于禁忌。道家在介紹各種養生技法的同時, 也詳盡地為修道者提出應注意到的各種忌諱, 對于修道者來說, 這是一種必不可少的知識。在各種忌諱中, 關于神形的關系, 陶弘景引太史公司馬談的見解:“夫神者, 生之本;形者, 生之具也。神大用則竭, 形大勞則斃。神形早衰, 欲與天地長久, 非所聞也。”[2]38這里談到了神形的關系, 認為無論是作為生命根本的神, 還是人的身體, 都不可以施加極端的“酷役”, 若導致神形早衰, 也就談不上長生成仙了。這一點在《黃帝內經·寶命全形論》中即有論述, 養生是以養神為先, 然后養形———“一曰治神, 二曰知養身”[3]233。養神為養生長壽的最重要的前提。

  同時, 在飲食方面的禁忌, 早已被養生家們所注意到。道教中很早就有關于“絕粒”“辟谷”的專門技術, 對于修道者進行身體的調節。“絕粒”“辟谷”是一種高級的修仙術, 通過辟谷的方法, 可以斬去人體中的“三尸”, 而達到成仙的目的。對于還不能夠進行辟谷修行的初學者或一般養生信眾, 則首先是需要知道如何能夠避免于飲食不當而帶來疾病。其中, 關于暴飲暴食對于身體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有詳盡的說明。這是飲食不節所最容易造成的傷害:“雜食者, 百病妖邪鐘。所食愈少, 心愈開, 年愈益;所食愈多, 心愈塞, 年愈損焉。”[2]37陶弘景引用陳紀元方曰:“百病橫夭, 多由飲食。飲食之患, 過于聲色。聲色可絕之逾年, 飲食不可廢之一日。為益亦多, 為患亦切 (多則切傷, 少則增益) 。”[2]68如若還不能修行到服氣避谷的階段, 那么最簡單的做法是, 對于食物在保證營養的前提之下, 盡量地少食, 即可達到“心愈開, 年愈益”良好結果。道家認為百病之所生, 多由飲食而造成的, 甚至是“飲食之患, 過于聲色”的。所以, 即使常服藥物, 亦要懂養生之術, 才可促成長生。而養性之道以飲食為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養性之道, 不欲飽食便臥及終日久坐, 皆損壽也。人欲小勞, 但莫至疲及強所不能堪勝耳。人食畢, 當行步躊躇, 有所修為為快也。故流水不腐, 戶樞不蠹, 以其勞動數故也。……故人不要夜食, 食畢但當行中庭, 如數里可佳。飽食即臥, 生百病, 不消成積聚也。”[2]87-88“飽食訖即臥, 成病, 背痛。飲酒不欲多, 多即吐, 吐不佳。醉臥不可當風, 亦不可用扇, 皆損人。”[2]97

  最后, 關于消遣。對于修仙者而言, 高雅的消遣, 可使人的生活中充滿樂趣, 可以頤養人的性情, 陶冶人的情操。但是, 不良的嗜好卻對人的養生有害。如過度貪圖身體感官方面的愉悅享受, 是會在不知不覺中對身體造成疾患。所以, 陶弘景在《教戒篇第一》中, 節錄胡昭對這一問題的看法:“目不欲視不正之色, 耳不欲聽丑穢之言, 鼻不欲向膻腥之氣, 口不欲嘗毒辣之味, 心不欲謀欺詐之事, 此辱神損壽。又居常而嘆息, 晨夜而吟嘯, 干正來邪也。夫常人不得無欲, 又復不得無事, 但當和心少念, 靜身損慮, 先去亂神犯性, 此則嗇神之一術也。”[2]45由于道教是本土的宗教, 成仙的學說是在漢民族的文化土壤中成長起來的思想, 擯棄不合乎漢民族道德的私心雜念, 才能夠登上仙階。

  三、神助———成仙的保障

  在陶弘景的修仙理論和實踐上, 服食藥物是最主要的途徑, 然后輔之以各種導引吐納等方術。但是, 長生成仙還需要對神明抱持敬畏態度, 嚴守禁戒, 以便求助于神靈去驅邪避惡, 長生成仙才能夠得以完成。

  陶弘景在《雜戒忌禳災祈善篇第三》中, 為修道者提供了與神溝通的一種方法:“正月旦, 中庭向寅地再拜, 咒曰: (某甲) 年年受大道之恩, 太清玄門, 愿還 (某甲) 去歲之年。男女皆三通, 自咒, 常行此道, 延年 (玄女有清神之法, 淮南崇祠灶之規, 咸欲體合真靈, 護衛真生者) 。仙經秘要常存念心中, 有氣大如雞子, 內赤外黃辟眾邪延年也。”[2]131陶弘景明確指出用此祈禳鬼神之術可以趨吉避兇, 延年益壽。希望通過對神靈的敬畏, 得到神明的垂顧和幫助, 進而延年長壽, 達到修仙成功。

  同時, 在陶弘景養生體系中, 規定了諸多禁戒之事, 還設置監督修道者言行的司陰、司殺之神, 以此讓眾人恪守道規, 心存敬畏。告誡修仙者“凡人求道, 勿犯五逆六不祥, 有犯者兇”[2]131。如不可向西大小便, 不可上床臥歌, 不可夜起裸形及仰視星辰等, 以免招來無妄之災。還說:“司陰之神在人口左, 人有陰禍, 司陰白之于天, 天則考人魂魄;司殺之神在人口右, 人有惡言, 司殺白之于司命, 司命記之, 罪滿即殺。”[2]132這里體現出的諸多修道禁戒, 試圖用神秘的宗教鬼神, 規范道教徒的修仙活動, 使其樹立對神靈的敬畏之心, 從而借助神靈驅除外在禍患, 以保身體不傷不損。

  此外, 陶弘景特別推薦“六字訣”, 認為這是仙經所載之法, 可以與神交通。這“六字訣”在陶弘景的修行體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凡行氣, 以鼻納氣, 以口吐氣, 微而引之, 名曰長息。納氣有一, 吐氣有六。納氣一者, 謂吸也。吐氣六者, 謂吹、呼、唏、呵、噓、呬, 皆出氣也。凡人之息, 一呼一吸, 無有此數。欲為長息吐氣之法, 時寒可吹, 時溫可呼。委曲治病, 吹以去風, 呼以去熱, 唏以去煩, 呵以下氣, 噓以散滯, 呬以解極。凡人極者, 則多噓呬。道家行氣, 率不欲噓呬。噓呬者, 長息之忌也。此男女俱存法, 法出于仙經。”[2]156-157陶弘景所介紹的“六字訣”也出現在前人和同時代的養生家的著作之中, 但所不同之處, 是陶弘景認為這“六字訣”不僅僅是一種針對有形身體的功法, 通過“六字訣”雖然也可以強化人的健康, 調動臟腑的治病能力, 其更重要的是, 這是一種與神溝通的仙術, 所以“行氣者, 先除鼻中毛, 所謂通神之路。若天惡風猛、大寒大熱時, 勿取氣”[2]159。這就超出了普通導引術的范圍了。同時, 陶弘景特別地強調:“當令氣聲逐字吹呼噓呵唏呬吐之。若患者依此法, 皆須恭敬, 用心為之, 無有不差, 愈病長生要術。”[2]161-162所以, 可以看出“六字訣”, 并非是一種普通的導引術, 而成為修道者與神溝通的方術之一了。

  陶弘景提出的敬畏神明之術, 試圖求諸于神靈來驅邪避惡、抵制外來災禍, 體現了道教鬼神信仰。同時, 提出諸多道規禁戒及設立司陰司殺二神監管人間修道者, 皆是為了規范世人言行, 使其不做違背道義偽善之事。人生災禍, 有些是無法避免, 處于主觀意識之外的。因而, 陶弘景將無法規避之事, 假借神明作出解釋, 規勸修道者尊道貴德、謹言慎行。陶弘景希望通過對神明的敬畏來促成修行孝長視久生。

  《養性延命錄》構架起系統的養生思想理論, 追溯陶弘景的出身, 他是一名道教徒, 因而他的養生思想體系的終極目標應該同道教長生成仙的教旨相一致, 道教的修仙思想是陶弘景養生思想理論的根基和終極目標。因而, 我們不僅僅從養生醫學角度對《養性延命錄》進行研讀與分析, 應從更深層次的道教哲學的層面進行剖析, 才能還原陶弘景養生思想的本來面目。

  陶弘景是一位堅定的道教信仰者, 堅信神仙可成, 求仙必果, 在繼承了道教養神與養形并重、形神雙修的傳統, 在《養性延命錄》中特別強調發揮修仙者的主觀能動性, 認為通過人的努力, 順乎于自然規律, 是可以使人的壽命延長的。他說:“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 此十二少, 養生之都契也。”[2]39-40要做到“少”的境界, 諸事不妄為, 也就是老子所說的“治人事天莫若嗇”[1]283。珍惜自己的精氣神, 使之不散亂消失。如果人不知寶惜精氣, 違背了長生的原則, 那就會帶來種種的弊病:“多思則神怠, 多念則志散, 多欲則損智, 多事則形疲, 多語則氣爭, 多笑則傷藏, 多愁則心懾, 多樂則意溢, 多喜則忘錯昏亂, 多怒則百脈不定, 多好則專迷不治, 多惡則焦煎無歡。”[2]40這些使人早逝不壽的因素, 并非由天地造成, 而是人背離了養生原則, 是人為的自我戕害, 是人自己對身體不負責而造成的。人只有克服了“多”“欲”“妄”等毛病, 使自己的行為符合天地運行的規律, 注意調養飲食及正確運用房中術, 才可能健康不夭。人只有以虔誠恭敬的態度對待神明, 以求得到神助而才可能長生成仙。

  陶弘景此處的觀點恰巧與葛洪“我命在我不在天”[6]的思想不謀而合, 充滿了一種積極進取的樂觀主義精神, 在追求長生不死的終極目標路上, 道士們不斷探索, 發明了行氣、導引按摩和房中術等種種養生方法, 在實踐中不斷地提煉, 使之具有確切的養生效果。《養性延命錄》作為陶弘景總結前人養生經驗的一部道教著作, 在今天對于研究傳統養生學和道教思想文化, 依然是一部極其重要的經典。同時, 為現代養生科學提供寶貴的經驗, 對后人生命健康的修習有一定的啟示。

  參考文獻

  [1]陳鼓應.老子注釋及評介[M].北京:中華書局, 1984.
  [2] 王家葵.養性延命錄校注[M].北京:中華書局, 2014.
  [3]姚春鵬.黃帝內經[M].北京:中華書局, 2010.
  [4] 饒宗頤.老子想爾注校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1:236.
  [5]陳鼓應.莊子今注今譯[M].北京:中華書局, 1983:104.
  [6]王明.抱樸子內篇校釋[M].北京:中華書局, 1985:287.

    寧俊偉,趙懿.《養性延命錄》養生思想體系研究[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19,31(05):97-101.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xfcdqn.live/html/zhlw/20190620/8178057.html   

    《養性延命錄》中的養生長壽理論探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